步步步爻辣

超懒超咸超可爱x

【皮水皮】

*一小段此届世界杯板鸭最后一场比赛的小延伸
*不甜
*写给她的@唯爱,维爱

欢呼声是拉莫斯人生中听到过最多的声音。当俄罗斯的球员从身边呼啸而过,抱在一起庆祝胜利,他听见尖叫歌声和哭泣,像以往的每一次胜利和失败。稍有不同的是,这项四年一次的赛事,注定和夏日的阳光一起镌刻在国旗上,不论荣光还是耻辱。
他并未感受到过于激烈的情绪,就像身边和对手形成动静反差的队友们一样。他们身着红袍矗立在艳绿色的球场上,像盛极而掉落的果实。拉莫斯体验过更惨痛的失败,更无奈的遗憾,也经历过多少人穷极一生追寻不到的巅峰。
他的故事好似一部倒叙的英雄史诗,以绚烂的荣光开头,逐渐趋于胜者的背景。
他应该去安慰失落的队友,手臂上的队长袖标在隐隐发烫,但是他的眼前却逐渐模糊,平静的悲伤悄无声息地击垮了大坝,不留一丝挽回的余地。
时间是所有球员、运动员,或者说是所有人的敌人,但是对拉莫斯好像格外宽容。时间送给他一次又一次的绝杀,把他宠成了一个不到最后一秒绝不放弃的战士,他也因为不畏惧时间而显得倨傲果敢,甚至狂妄。
只是这一次,他意识到了时间的存在。这种缓慢的,平静的认知过程像慢性毒药一般悄悄地侵袭了他的自信。再等下一个四年,是否还等得起。
他抹干眼泪站起来,被耶罗搂住拍了拍脸,这时他不得不看见那个显眼的身影,因为身高以及其他某些原因,当拉莫斯望向人群中时,皮克总是第一个跳入他眼帘的人。
皮克背对着他,看不见表情,只是低着头。
因为身高,他总是低着头,不管是认真聆听对话,还是笑着开玩笑,又或者是……深情的接吻。

“Geri,谁进了球谁就在上面。”拉莫斯习惯性地冲皮克眨了眨眼,他可能是世界上最会wink的男人了。
“你当我傻吗,我的神奇前锋,绝杀小王子?”皮克不吃他这一套。
“那谁犯规送点送任意球谁就在下面。”拉莫斯笑起来,“这绝对很公平。”
“听着,我都说了这可能是我最后一届世界杯了。”皮克说这话的时候情绪低落,“对我好一点?”
拉莫斯走上前轻轻拍了拍他的脸:“下一届世界杯如果看不见你,我会去巴塞罗那把你揪出来打屁股,听见没?”
皮克笑起来,然后低头吻他。
他们的吻里有最热烈的阳光,沾满露水的青草气息,和滚烫的金色荣耀。

人的回忆通常会把很多事情弄混淆,在拉莫斯和皮克的记忆中,最闪亮骄傲的青春和彼此的存在互为因果,互相纠缠牵扯。他,就等于热血和希望。
如今在场上奔跑的队友里,已经没有太多和往昔牵扯的人,他们是彼此的救命稻草。
Geri,我可不能没有你。

评论(7)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