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步爻辣

超懒超咸超可爱x

【白政】少年白政

  少年已初见英姿飒爽,托腮望着那棵开得旖旎的桃花树,每一片花瓣在春风里,都摇曳得温柔而甜蜜,偶尔落于他银白的短发上,也是轻轻一吻,就甘愿随风陷入泥里。少年漂亮的眉眼在一派和煦中却难以舒展,隔着很远,白起都能感到他的不开心。
  白起的心尖都在疼。他不想看见他的小王子有一丝一毫的难过,他的阿政就该是不可一世地骄傲昂着头,于高塔上睥睨着那苍茫大地;“总有一天,这天下是我的,每一根草木生长都要听命与我,每一片白云飘动也不敢轻易造次。到那时——”他瞥了一眼彼时还瘦弱无力的白起,然后又变扭地转回头,“你得陪着我巡临天下,看着所有人伏跪在我脚下的样子。”而嬴政不开心的时候,竟是白起觉得自己最有用的时候,他早已习惯伤害与疼痛,如果发泄能带走嬴政的阴郁,这是他的无上荣耀。
  只是此刻,白起审视着自己不再有血有肉的身体,徐福在他身上实验的炼狱般的场景历历在目,这样的疼痛却远比不上不敢再与嬴政相见的苦楚。他的眼光一寸寸描摹这嬴政的眉眼,既贪婪又小心。
  忽而远处的箭矢飞来,电光火石间白起根本无心做任何思考,本能地奔袭至嬴政身边,抱起他滚落躲过危险。再次四目相对时,白起语塞发不出一个音节,嬴政却抢先开口:“...白起?”他用法术将白起困于原地,起身道,“啧,我早该想到会是徐福那个家伙,拿你去做实验。这幅样子倒是比之前看着有用些。”
  他眼里燃着愤怒,还有压也压不下去的委屈:“但是你说说,你不告而别,该当何罪啊?!”
  白起原先听着他不像厌恶自己这副模样,高兴地便想开口,接着听得他的问罪,忽而又急不知言,慌慌张张地开口竟唤了他的名字:“阿政,我...”
  这一声听到嬴政耳里,恍如隔世,明明分开并不久,但在这个人鬼难分的秦王宫里确是度日如年,他才惊觉对白起竟已有了这样的依赖,以至于离了他便终日抑郁担心。
  “哼。”嬴政轻哼一声,“看在你履行诺言的份上,放你一马。”
  白起的心已经软得不成样子,他单膝跪于少年脚下,重复着那句从前至今,以后也将不变的诺言,缱绻温柔得像是浸了桃花酒:“白起定会护殿下周全,不论何时,不论何地,牺牲性命,在所不辞。”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