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步爻辣

超懒超咸超可爱x

【邦信】短篇,试文风

        诡谲湮灭在旖旎之中。
  韩信的长枪插入敌方水晶的刹那,漫天红光迸裂开来,他便庆幸自己的一头赤发得以不像平时那般惹眼,即便是半秒的掩护也足以让一位身经百战的将军找准时机下口。唇齿相撞时,就好像和身后的水晶一起爆炸了一次,反正没有做好任何准备的刘邦是这么觉得的,不过深匿在这位君主体内从不吃亏的流氓因子让他很快反客为主,条件反射地钳住送上门来的人,暗紫色的眸子里还映着流转的红光,嗓音也如一壶不知毒性的烈酒,把危险伪装成浓香诱人的模样:“雏儿?”
  韩信只是抵上他的额头,满眼只映着这一个人,他的不可一世,他的意气风发,都甘甘愿愿地化成一声轻叹:“君主,此战胜矣,信可有赏?”
  刘邦终于是抑制不住地轻笑出声了:“金钱和权力雏儿都有了,不是吗?”他虽是这么说着,好像一副苦恼的模样,眼睛里却闪闪发着光,带着点幼稚的骄傲,真真狡黠得叫人生气,像极了一只装傻充愣的仓鼠。
  只是韩信很清楚,就如同自家君主的一技能一般,那个看上去愚蠢的保护球暗藏着毫不留情的爆炸伤害。他仿佛生来就该为王,天生就熟稔地把装傻求软玩弄于掌心,连那刀不见血的心狠手辣也是向来恰到好处地扎在人心口上,从不浪费。韩信从未展望过什么天长地久,他知道他贪恋这些生死杀伐,荣华富贵,贪恋眼前之人眼里的那杯毒酒,那便不得再贪恋长久。
  他都甘之如饴,所以他说:“我要你啊,刘季。”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