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步爻辣

超懒超咸超可爱x

【皮水皮】

*一小段此届世界杯板鸭最后一场比赛的小延伸
*不甜
*写给她的@唯爱,维爱

欢呼声是拉莫斯人生中听到过最多的声音。当俄罗斯的球员从身边呼啸而过,抱在一起庆祝胜利,他听见尖叫歌声和哭泣,像以往的每一次胜利和失败。稍有不同的是,这项四年一次的赛事,注定和夏日的阳光一起镌刻在国旗上,不论荣光还是耻辱。
他并未感受到过于激烈的情绪,就像身边和对手形成动静反差的队友们一样。他们身着红袍矗立在艳绿色的球场上,像盛极而掉落的果实。拉莫斯体验过更惨痛的失败,更无奈的遗憾,也经历过多少人穷极一生追寻不到的巅峰。
他的故事好似一部倒叙的英雄史诗,以绚烂的荣光开头,逐渐趋于胜者的背景。
他应该去安慰失落的队友,手臂上的队长袖标在隐隐发烫,但是他的眼前却逐渐模糊,平静的悲伤悄无声息地击垮了大坝,不留一丝挽回的余地。
时间是所有球员、运动员,或者说是所有人的敌人,但是对拉莫斯好像格外宽容。时间送给他一次又一次的绝杀,把他宠成了一个不到最后一秒绝不放弃的战士,他也因为不畏惧时间而显得倨傲果敢,甚至狂妄。
只是这一次,他意识到了时间的存在。这种缓慢的,平静的认知过程像慢性毒药一般悄悄地侵袭了他的自信。再等下一个四年,是否还等得起。
他抹干眼泪站起来,被耶罗搂住拍了拍脸,这时他不得不看见那个显眼的身影,因为身高以及其他某些原因,当拉莫斯望向人群中时,皮克总是第一个跳入他眼帘的人。
皮克背对着他,看不见表情,只是低着头。
因为身高,他总是低着头,不管是认真聆听对话,还是笑着开玩笑,又或者是……深情的接吻。

“Geri,谁进了球谁就在上面。”拉莫斯习惯性地冲皮克眨了眨眼,他可能是世界上最会wink的男人了。
“你当我傻吗,我的神奇前锋,绝杀小王子?”皮克不吃他这一套。
“那谁犯规送点送任意球谁就在下面。”拉莫斯笑起来,“这绝对很公平。”
“听着,我都说了这可能是我最后一届世界杯了。”皮克说这话的时候情绪低落,“对我好一点?”
拉莫斯走上前轻轻拍了拍他的脸:“下一届世界杯如果看不见你,我会去巴塞罗那把你揪出来打屁股,听见没?”
皮克笑起来,然后低头吻他。
他们的吻里有最热烈的阳光,沾满露水的青草气息,和滚烫的金色荣耀。

人的回忆通常会把很多事情弄混淆,在拉莫斯和皮克的记忆中,最闪亮骄傲的青春和彼此的存在互为因果,互相纠缠牵扯。他,就等于热血和希望。
如今在场上奔跑的队友里,已经没有太多和往昔牵扯的人,他们是彼此的救命稻草。
Geri,我可不能没有你。

啊啊啊啊啊生病的总裁好乖巧!软绵绵不怼人!说什么都乖乖回答“好”!!!

关于铠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小调查

*访谈体
*我是铠厨我骄傲
*ooc我的

【对铠的第一印象】

兰陵王:很强。

花木兰:长得挺帅,话比兰陵王还少,其实是因为中文说得太烂,我和你们说,他现在口音还奇奇怪怪,那天玄策给我们买饮料,他突然问人家:“你为什么有病?”这俩人就打到了起来,后来才知道他问的是“你为什么有冰?”哈哈哈哈哈哈哈。
【花姐,我们说的是第一印象……】
第一印象嘛,高冷装逼,但是很可靠。

百里玄策:感觉不会吃很多的样子!
【没了吗?】
没了。
【真的没了?】
……还很帅,很帅!行了吧!第一次见是他来救我嘛,确实很帅,有那么一瞬间觉得,我未来要成为他一样的人。

百里守约:其实第一次见他时他处于魔铠状态,本已先斩一人,刀锋染血,后而草丛里又跳出一人,战至一半,魔铠渐渐消失,我暗叫不好,连忙持枪狙击,却在瞄准器里看见他的侧脸……(笑意温柔)大概那就是一见钟情?我的子弹和他的刀刃一起落入敌人的胸膛,他走过来向我问好,口音有些奇怪,我看着他与他人不同的面容,想来是异乡人,声音却很好听。

【铠,你觉得自己在别人眼中是什么形象?】

铠:帅气,可靠。(≖_≖ )你们怎么还不把守约放回来,我饿了。

【那么,真实的铠到底是什么样的呢?】

兰陵王:很强的傻子。离木兰远一点。

花木兰:怎么说呢,大概就是战场上是条狼,平时是只橘猫吧,真的,你们别被他那副高冷炫酷的样子骗了。铠每天的日常就是被玄策嘲讽中文不及格,抢玄策的肉吃,被炸毛的玄策追着满屋子跑,跑到守约那里,守约像幼儿园老师一样,一人给块小甜饼就安分了。哈哈哈感觉都在说他坏话,其实是个很细心很温柔的人啦,每次作战都会护在我们前面……嗯?长恭?怎么了?
兰陵王:并没有什么优点。木兰,你上次说要和我切磋……(拉着花木兰越走越远……)

百里玄策:就是一个饭桶!啊!怎么会有人吃这么多!吃这么多还不长胖!气死我了!抢我的肉吃就算了,还让我吃绿油油的蔬菜,那是什么菜那就是草吧!
【感觉一无是处呢……】
也,也不是一无是处啦。
【怎么说?】
虽然表面上总是抢我的肉吃,但是半夜一起出来偷零食的时候还是挺好的,帮我打掩护,分我吃的也比较多,被发现了也不会只让我一个人背锅。
【……玄策你是不是被逗出抖m属性了?】
还有上次战斗,是我莽撞了中了敌人的陷阱,结果他来救我受了挺重的伤。感觉他总是在救我……看在这个的面子上,给他多吃点肉就多吃点吧,但是,但是我还是会一直嘲笑他口齿不清的!略略略!

百里守约(还没说就笑了):看上去很沉稳可靠对吧,其实很可爱。
【怎么可爱呢?】
不告诉你们,只可爱给我一个人看。
【感觉吃了一嘴狗粮,那对他说点什么吧?】
好的。(站起身离开)
【诶?怎么走了?】
不是让我去对他说点什么吗?下午茶时间已经到了,抱歉我要给他做小甜饼去了。

——————————
ps:一直觉得铠是外国人应该中文说得不怎么样吧,因为不会说中文显得高冷真是可爱死了。而且我记得铠是玄策救命恩人?总觉得玄策对铠应该是这样傲娇的感情OwO

我可能打了假的王者荣耀哈哈哈
10分钟我们这就只剩一个水晶了结果打了58分钟。
对面无论如何就是攻不进来,到最后都急死我们了。
中途我们甚至想要放弃打架大家坐下来聊天好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最后还是输了。

昨天凑了个楚汉组搞事hhh
第一次搞事不太熟练,乱七八糟介绍完身份之后项羽表白虞姬(没截到),虞姬表白了刘邦,刘邦示爱张良,张良心悦韩信,然而我方跳跳是个认真打游戏的大佬,并没有理会我们。
后来我方刘邦表白了对面虞姬,结果对面说他是个男的,我方刘邦憋出一句我是基佬哈哈哈哈哈哈哈。

【白政】少年白政

  少年已初见英姿飒爽,托腮望着那棵开得旖旎的桃花树,每一片花瓣在春风里,都摇曳得温柔而甜蜜,偶尔落于他银白的短发上,也是轻轻一吻,就甘愿随风陷入泥里。少年漂亮的眉眼在一派和煦中却难以舒展,隔着很远,白起都能感到他的不开心。
  白起的心尖都在疼。他不想看见他的小王子有一丝一毫的难过,他的阿政就该是不可一世地骄傲昂着头,于高塔上睥睨着那苍茫大地;“总有一天,这天下是我的,每一根草木生长都要听命与我,每一片白云飘动也不敢轻易造次。到那时——”他瞥了一眼彼时还瘦弱无力的白起,然后又变扭地转回头,“你得陪着我巡临天下,看着所有人伏跪在我脚下的样子。”而嬴政不开心的时候,竟是白起觉得自己最有用的时候,他早已习惯伤害与疼痛,如果发泄能带走嬴政的阴郁,这是他的无上荣耀。
  只是此刻,白起审视着自己不再有血有肉的身体,徐福在他身上实验的炼狱般的场景历历在目,这样的疼痛却远比不上不敢再与嬴政相见的苦楚。他的眼光一寸寸描摹这嬴政的眉眼,既贪婪又小心。
  忽而远处的箭矢飞来,电光火石间白起根本无心做任何思考,本能地奔袭至嬴政身边,抱起他滚落躲过危险。再次四目相对时,白起语塞发不出一个音节,嬴政却抢先开口:“...白起?”他用法术将白起困于原地,起身道,“啧,我早该想到会是徐福那个家伙,拿你去做实验。这幅样子倒是比之前看着有用些。”
  他眼里燃着愤怒,还有压也压不下去的委屈:“但是你说说,你不告而别,该当何罪啊?!”
  白起原先听着他不像厌恶自己这副模样,高兴地便想开口,接着听得他的问罪,忽而又急不知言,慌慌张张地开口竟唤了他的名字:“阿政,我...”
  这一声听到嬴政耳里,恍如隔世,明明分开并不久,但在这个人鬼难分的秦王宫里确是度日如年,他才惊觉对白起竟已有了这样的依赖,以至于离了他便终日抑郁担心。
  “哼。”嬴政轻哼一声,“看在你履行诺言的份上,放你一马。”
  白起的心已经软得不成样子,他单膝跪于少年脚下,重复着那句从前至今,以后也将不变的诺言,缱绻温柔得像是浸了桃花酒:“白起定会护殿下周全,不论何时,不论何地,牺牲性命,在所不辞。”

【备香】初遇

  猎物已经出现在射程范围之内,孙尚香的手指搭上手中重炮的扳机,那葱白的十指在坚硬金属色的映衬下格外好看。
  “砰——”忽而一枚炮弹窜过耳边,稳稳地击中了对面的大龙。还未来得及扣下扳机的孙尚香几乎是瞬间就扛起重炮转身对准了抢她大龙的人。
  “敢和本小姐抢龙,你也不数数你有几条命?!”  来人几乎是立刻放下了手中的枪,眨眨眼,又摘下那顶可笑的斗笠,倒是一副俊朗倜傥的模样,轻声道着歉:“是刘某冒昧了,望姑娘海涵。”
  孙尚香见人态度这般好,仿佛一拳打在棉花上,更是气不过:“能从本小姐手下偷龙的你是第一个,报上你的大名来!”
  “刘备,刘玄德。”来人乖乖地报上了名讳。
  “此战结束,本小姐到时要好好和你比试比试——”不知为何,得到对方的名字后,气竟也消了大半,“若是本小姐赢了,以后野区的所有野怪就都姓孙,你胆敢在射一发子弹,本小姐不介意教你做人...”
  “若是刘某赢了,可否劳烦小姐代为照看一下这只小鸡?”刘备道。
  说话被人打断孙尚香本是不爽,却在看见那只黄色的小团子之后心头一软,看上去到像只小鸟,听见自家主人的话好像生气似的扑棱这翅膀飞了飞。孙尚香自然也心疑对方用意,却没能抵挡这天然萌物的攻击,撇撇嘴点头算是答应了。
  刘玄德重新戴上斗笠,将笑容掩藏起来。
  “大哥果然是大哥,撩妹手段真高超。”关羽仗着骑在马上的绝佳好视野目睹了全过程,叹了口气。

TBC